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对话加藤嘉一我对所有中国男人的警告与忠告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2:37:10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对话加藤嘉一:我对所有中国男人的警告与忠告(图)

编者按:本文为加藤嘉一在外交学院接受学生提问时的节录,加藤认为个人与国家都需要信仰,也阐述了他眼中“有魅力的男人”。

学生提问:钱给人安全感 钱在中国会成为信仰吗

提问:加藤先生您好,我叫傅豪,是大三的学生,听了您精彩的演讲,我有很多的启发,刚才你说到中国现在一批公民缺少价值观,缺少信仰,我也自醒了一下自己,我觉得我也是比较缺少信仰的。

加藤嘉一:你相信什么?

提问:相信和信仰我觉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加藤嘉一:我觉得还是有关系。

提问:我相信真理,还有一个可能钱反而成了一种信仰,你觉得会不会在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中,钱能给人安全感,所以钱才成为一种信仰,你能不能给出一种建议,对缺少信仰的人如何找出信仰?

加藤嘉一:分两个方面,第一、从国家的角度来说,缺乏信仰对你来说是个问题,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也是个问题。对一个国家来说确实如此,归根到底还是体制的问题,为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跟梵蒂冈不建交,中国不希望所谓的基督教、天主教,传播过来代替所谓中共的原理原则,肯定是不希望的。所谓宗教信仰原则相对是匮乏的,更多的是地下的,先不讨论。我认为中国所谓的信仰体系,就是所谓的宗教自由,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赚钱,因为自从2011年资本家可以入党以后,很多人把赚钱看做成自由的,最起码我得赚钱,最起码不能阻碍我赚钱的土壤,当然赚钱有人靠不同的方式。我认为今天最大的自由,是赚钱的自由和抱怨的自由。微博给你们带来很多抱怨的机会,但是它也会带来信仰的不足,只有赚钱和抱怨。当然这是相对的,确实它有一种把钱看得过重背景,肯定跟这个体制有关系。从国家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能够成为中国未来价值观的,一个是儒家,还是要通过体制的改善,包括通过对自己文化的尊重,儒家以非商业化的方式来推动——把儒家当做赚钱平台的人太多了,儒家这种思想本来是非盈利的东西——日本就是这样成功的。日本人是不信教的,日本人没有所谓的国教,当然有些人信基督教,穆斯林的不多,尊敬的社会现象,日本是个大社会,我们尊重社会上的一种默契,社会上的一种集体主义,它靠的就是儒家,以和为贵,天人合一。

第二个是价值。你说法制、人权、民主,这种只要是跟制度有关的,日本自从明治维新以来始终在实施的,把普世价值这两者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我认为只有这种可能,才能够成为未来中国作为国家来说的价值观,我认为中国是有这么一个土壤,有先例,至少日本是这样做的,日本今天在中国国内被忽略,很可惜,在这个问题上我也要做出努力。什么是中国的价值观?首先我告诉你我信什么,我就是信自己,我从来不指望政府,从来不指望社会,我认为不指望是一种智慧。我从来不相信其他的,当然最基本的合同是相对的,就是你好好的努力,不提应该信什么基督教,这是没有意义的。依我的个人体验,我在非常被迫、被动的情况下,还是始终信自己,信自己的努力,信自己付出多大的努力,通过这种方式不断提高自己,使得自己变得更自立、更独立、更中立,我觉得至少作为日本人,这才是我的一种信仰。我也很感谢日本的社会,毕竟它的社会是比较有秩序的,你不用担心买不到房,你也不用担心买不好的东西,我要维修人家不来,不会有这种情况。当然也是受制于这种社会环境,最后信的过的还是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最后能够相信的还是你的努力,你作为一个男人,你能做多大的事情,我是坚决地相信这一点。

加藤嘉一:我对所有中国男人的警告与忠告

提问:我是大二学日语的,所以就有些问题。

加藤嘉一:你可以用日文提问?

提问:日文不太好,我其实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你刚才在回答那个男生问题的时候,你最终来到中国的目的是回到日本,启迪日本民众。我在浏览日本网站的时候,发现日本网民他们很多人认为,您是中国政府的传话筒,您的观点跟中国政府高度的一致。您最终的目的不是要回到日本,来启迪日本的民众吗,您怎么看待您的初衷和结果的反差,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不是问题,是我的反驳,您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在人人网上非常火,这篇文章主要讲您对中国男人的时尚严重怀疑,我想反驳一下,我认为其实有几点,您那篇文章的观点有两点,外在中国男人没有时尚感,内在中国男人具有男尊女卑的观念,而且另一个方面是一种优越的虚荣感。我想说的是,从一个中国人来说,第一点中国男人的时尚感,其实一定程度上是必须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中国政府从改革开放以来才多少年,西方国家比我们早了几十年,这几十多年的经历需要我们慢慢的消化,时尚感也需要一定时间慢慢消化。现在有一种言论说,中国没有中层阶级,只有高层阶级和底层阶级。很多人生活在中、底层阶级,他们的压力很大,追求一个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时尚感,这是很难的事情。第二点,您说中国男人总给女人提包,贝克汉姆和辣妹在一起的时候,贝克汉姆抱着孩子,辣妹在旁边坐着。学历、民主和有房有车这方面,放在任何国家来评判男人都是有魅力的,我就是这几点,您怎么想的?

加藤嘉一:第二点是反驳,我不用回答,我说的是相对的,我不反驳,这是我的立场。第二,在我看来中国女生充满着审美意识,充满着时尚感,为什么?我先不多说,包括你也充满着时尚感,您的反驳我也是非常虚心接受,至少影响我的思维,在我未来的思考当中,我一定会好好琢磨琢磨,你的观察哪里出了问题,所以先感谢。

但我对男人们说一句,包括对我自己的警告,很多中国的男生曾经问我,不少男生问我,“加藤哥,你平时看不看时尚杂志?”我哪有时尚,我没有任何时尚意识,他们说,“你买什么品牌?”我不买品牌,我就是品牌。有人说你怎么挑衣服的,怎么穿衣服的,男人们听清楚,只要你锻炼好,你把你的肌肉锻炼好,你不用选择衣服,衣服选择你,所以男人该干什么,这个不分国籍的,不分日本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只要把自己锻炼好,你不用选择,衣服选择你,这是我的核心观点,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警告。

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根本不在乎,我客观的来评价,我眼里的观点跟中国共产党保持高度的一致,我觉得这更多的是整个日本对中国的误解,整个日本人如何看待中国的崛起,包括刚刚我所提到的古代中国、中国制造、中国崛起,对它的不信任等等,这个不是说他们对我的一种批评,而是整个日本人,真正考验的是整个日本人如何看待,如何心平气和地看待中国,跟这个问题有关,这是第一点。

第二,当然日本可以说是一个相对民主的社会,民众、大众如何看待一个人,尤其是刚才我所提到的,其实你的问题是很对的——你在中国做事情,然后要回日本,如果你要做一个跟政策相关的事情,你这样做,是不是对你的未来有坏处?我认为你的这种提出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要跟所谓的大众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不断地说出大众喜欢听的话,不断地迎合大众喜欢看的东西,我不认为它能够使得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地区能够走得更远。哪怕99%的人反对你、质疑你、批评你,但是你生下来,我觉得你有自由保持独立的风格,在我看来我是拿着自己的风格说话,而绝大多数网民,从来没有面对面的方式,该尊重的尊重,我觉得这是一种交流方式,现在那种被批评,被痛骂,我非常坦白地告诉你,我一点不在乎,可能这样说有点误会,我们不是站在一个立场说话,我始终在看着自己的未来,国家的未来,这个世界的未来,而且我是个非常非常自以为是的亚洲主义者,我特别希望能够把亚洲的声音能够向世界传播。我这次去美国,我一点不认为美国是什么发达的社会。当然,很多日本人人感谢美国,美国确实把我们的社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它也剥夺了日本人的独立思考、战略思考,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人家毕竟投了两颗原**,这个时候你没有任何的一种反感,一种反抗的意识去挑战他,所以我认为应该站在,日本亚洲的事情由亚洲人来处理,当然这是开放的心态。对于自己的未来抱着自我认同感,我自己有很明确的自我意识,所以很多批评也好,也不用过多的在乎,只要你认为你是对的,至少我有资格好好去做,如果你做不下去那是另外一个事情,我也很接受。而且对日本人来说,总是有一条退路,我觉得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你认为是对的,那好好去做,大概是这样子,我一点也不在乎。

乌鲁木齐托运轿车公司

北京运输汽车

成都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