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多地粮库高仓满储小麦卖粮难或将重现杜鹃花目

发布时间:2020-10-19 03:44:05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多地粮库高仓满储小麦卖粮难或将重现

(原标题:粮仓爆满 托市粮今夏濒临“无仓可收”)

(资料图)

霍邱县是安徽省产粮大县。位于霍邱县长集镇的安徽皖粮购销有限责任公司长集储备库,是霍邱县最大的国有粮库,设计仓容6万吨。《经济参考报》记者不久前来到长集储备库,负责人称,目前已无空仓容,无法再收购午季小麦。

记者在霍邱县采访时看到,粮库高仓满储的情况非常普遍,引发种粮大户的担忧。“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在周边的粮站基本都满了,眼看着小麦就要收获了,就愁到时麦子卖不出去。”霍邱县一位种粮大户说,“一亩地租金800元,去年10月底就已经把今年的租金兑付给村民了,仅这一项就有20多万元,还有种子、化肥、农药等费用,如果到时候粮食卖不出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值春耕备耕时期,《经济参考报》记者深入安徽、湖北、河南等粮食主产省对去年粮食仓容紧张区域进行探访时发现,目前这些地区的粮库粮站多已无空仓容,各地粮食库存均处于高位运行。政策性拍卖成交持续低迷,粮食仓容“去库存”缓慢。多位地方粮食系统内人士和种粮大户表示,现在离午季小麦收获还有约两个月的时间,若不采取措施提前应对,届时小麦托市收购恐将“无库可收”,局部地区或将再次出现“卖粮难”。

“老仓新仓、国仓民仓都满了”

与去年相比,很多地方粮库仓容状况毫无改观。2015年秋粮收购时,记者到中部地区一家粮站采访时看到,当时粮站门口的街道上排满了售粮的车辆,由于该站仓容仅5000吨,已接近饱和,无法收粮。记者近期再次探访这家粮站时,看到的仍是高仓满储,今年午季小麦还是无法开仓收粮。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在安徽滁州、蚌埠等多地采访发现,各地均面临库存粮食多、空仓紧缺的压力。在位于滁州市天长市安乐社区的天长市粮油集团总公司安乐粮站总仓容1.4万吨,目前也已满储,夏粮收购已无仓容。

河南省部分地区也遭遇丰收后的“烦恼”。在地处豫南的固始县马堽集乡,民营仓库老板胡大民告诉记者,由于信阳市在去年秋粮托市收购时出现农民排长队卖粮现象,为缓解农民卖粮难,当地大范围启用民营库点进行委托收购。在此背景下,自己投资建的2万吨仓库(以小麦来计算)也成为委托库点,投入使用后很快也收满了。“除了在建库点外,老仓新仓、国仓民仓都满了,如果不采取措施,来年托市收购肯定会无仓可收,卖粮难或将重现。”胡大民说。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小麦分析师申洪源表示,回顾2015年,小麦仓容出现南北截然不同的局面。黄河以北小麦产量高,南方江淮或长江地区小麦质量不好,产量也低。所以对于南方库而言,小麦仓容相对较多,北方有点紧张。

记者在江汉平原和鄂北地区了解到,当前几乎所有国有粮库均是高仓满储,多地粮库库存为近几年历史新高。目前,湖北省现有粮食库存达到历史新高。在荆州、襄阳等粮食大市,目前粮库基本都是满的。以荆州市为例,目前该市粮食库存达到近十年的峰值,其中政策性粮食库存15亿斤,商品粮库存10亿斤。全市11个国有中心粮库,基本上全部是满的。

位于湖北省襄阳市的襄阳东国家粮食储备库是湖北省单体最大粮库,记者近日从该库了解到,全部仓库基本上都是满的,主要是国家、省级、市级三级储备粮和托市粮以及一些临储粮。该粮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库存2.4亿斤粮食,其中托市粮约1亿斤,其余为三级储备粮。在襄阳东国家粮食储备库的旁边,三期工程正在建设中。据介绍,三期工程建成后,整个粮库还将增加0.6亿斤的库容。“可以预料,新仓修建好后,很快就会满仓。”该负责人说。

“目前,中储粮管理的政策性粮食已经数倍于自有仓容能力。”中储粮湖北分公司表示,湖北分公司现有直属库16家,管理有效仓容270万吨。据了解,目前湖北省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及规模以上民营企业仓容所剩不多。

腾仓“去库容”进展缓慢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目前各地粮食产量、收购量、库存量“三高”叠加压力愈加凸显。他们现在最忧心的是,目前离午季小麦收获仅有约两个月的时间,预判的托市收购数据凸显粮食仓容紧缺的压力。

“目前国有粮食企业仓容情况不容乐观,可用于夏粮收购的有效仓容不足2万吨,缺口巨大。”霍邱县粮食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据初步测算,今年霍邱午季小麦总产量约67万吨,预计将有30万吨左右的商品粮小麦,从当前市场价格每市斤约1.14元来看,大部分商品粮小麦将进入托市收购。

“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已公布,综合分析当前市场形势,若今年小麦上市前不出现大的自然灾害,湖北小麦托市收购量初步预计在200万吨左右。”中储粮湖北分公司表示,考虑到国家拍卖销售等因素,小麦上市前,湖北辖区仓容缺口将在100万吨以上,且主要集中在襄阳、随州、荆门等主产区。

河南省面临的仓容形势也不容乐观。据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今年3月底,河南辖区政策性粮食库存达2011年以来最高。全省符合托市定点条件的地方库点基本已能定则定,已批复库点经过连续托市收购后,剩余空仓容仅约400万吨,且分布不均衡。2016年,由于各类主体普遍对市场预期“悲观”,市场化收购量将会大幅减少,市场价格与托市价格价差拉大,预计今年托市收购会高于年平均收购量20%到30%,达到1200万至1300万吨,仓容缺口较大。

粮食仓容“去库存”缓慢加剧了仓容紧缺。中部地区一家粮库负责人表示,库里还有12000吨2013年的稻谷,属于中央事权粮,眼看着快到储存年限,但由于市场不景气,拍卖价格高于市场价格,拍卖不畅。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湖北省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了解到,春节后,政策粮的拍卖成交率依然很低,好的达到10%以上,很多时候都是流拍。政策性粮食出库困难的原因非常复杂,国内外价格倒挂和出库机制没有理顺是主因。湖北省粮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当前的政策,托市粮出库需要顺价销售,但是市场价已经远低于出库价格,出库长期困难。

在湖北荆州市国家粮食储备库,记者了解到,尽管这一带有着优质稻种植习惯,“政策价”和市场价基本没有倒挂,但是由于连年启动托市,也带来了高库存问题。荆州市粮食局介绍,今年春节以后,除了一部分优质稻以外,出库也不顺利,民营市场购销出现萎缩迹象。

多位业内人士称,小麦库容紧张、去库存的问题亟待引起重视。申洪源表示,从目前看,去库存面临的困难包括,目前小麦市场价每斤平均1.17元左右,而国家投放的三级小麦交易底价为1.23元,如果再加上出库费、运输费、装卸费等,下来得有8到9分钱的价差,所以最近临储小麦拍卖成交率非常低。据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今年3月底,今年已投放的八批拍卖中,仅成交2.4万吨,成交率不足0.6%,难以实现有效的腾仓去库容任务。

专家认为,粮食去库存仍面临其他一些困难。从去库存的出路上看,主要是面粉加工和饲料用粮两大块。从饲料消耗方看,水产这几年的情况不是特别好,猪饲料方面,不少因为玉米价格下跌而改用玉米了。从面粉加工市场看,鉴于目前整个大的经济环境承压,不少南方厂矿企业效益差,面粉企业开工也不足。此外,以前面粉企业加工,主要依靠麸皮挣钱,现在麸皮价格也下跌严重。综合下来,原粮加工去库存的动力不足。

郑州银屑病的专科医院电话

治甲状腺的医院

宁波好的白癜风医院是哪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