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几年我们班的一群疯子22[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7:17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我就这样行尸走肉般的来到了教室。周围的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异常沉重。我安安静静的上着早读,低着头,看着书,虽然在看,但却没读,心思早就抛到一边儿去了。

回想以前,那么多的不容易,那么多的困难都走过来了,现在却换来的是这个结果。现在,我觉得我的心已经不痛了,也没有任何感觉的了,因为,它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对于一切都看淡了。原来疯疯癫癫的我,现在看起来沉稳了好多。

下课时,琳妹妹和曹妈都过来了,坐在我对面。性感也过来了,坐在我旁边。

她们殷勤的问我:“可心,如果涂伟他要跟你和好。你答应不?”

我蒙了:“你们不是说站在我这边的吗?”

“是呀,我们不赞同他的做法,所以站在你这一边。可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你能开心、幸福啊!”

“我想不必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我说道。

她们又问:“那如果他要跟你和好呢?”

“你们什么意思?”我问道,我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

琳妹妹说:“他已经知错了。”

“呵呵。知错了又能怎样?他明白我的感受吗?”我大声的问道。

曹妈又说:“你心里的难过,我们都知道。那你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弥补一下了。”

我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对她们说:“一张纸,写错了可以擦;画错了可以改;但你要是把它撕了,它就再也拼不完整了。”说完,我就把那张纸撕掉了。

当时我真的很生气,那番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性感见我这么生气,赶快用手拍拍我的背说:“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性感说过,他一直会站在我这边的。

“谢谢了,不用拍了,我没事儿。”我对他说。

她俩听了我的话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想说什么的,可是,却上课了。

上课时,我一直在听课,很安静很安静的在听,没说话,一节课下来也没有动一下。下了课,我就走出教室了,去给孙老师汇报作业。虽然路程很短,但我却想了很多。想当初,因为我们早恋被孙老师叫去谈话,后来又被父母知道。当时,我也知道自己错了,于是跟他就分开了,他也没有怪我。从那之后,我们一直挺尴尬的。直到现在,我们才和好不久,却又这样,早知道,还不如尊重自己当时的决定呢。

她们俩又赶来了,问我:“如果,涂伟想跟你和好,你会不会原谅他?”

我知道,肯定是涂伟让她们来问的。于是问到:“是他让你们问的吧?”

“算是吧!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她们说。

“呵呵。”我冷笑了一下,“哪有人给别人道歉先问人家会不会答应的?”

说完,我就径直走进了教室。

下午回家后,吃了两口饭,就赶快做作业去了。我只有借做作业才能转移我的注意力。

做完作业后,我到爸爸身边,问他:“爸?”

“嗯?什么事?”

我问他:“如果有个人,你愿意把心都掏给他,可她却做了让你很难过,很伤心的事,你会不会原谅他?”

爸爸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很坚定的告诉我:“会!”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

“人总会犯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何不给人一个改过的机会呢?”

“那如果那个人还犯同样的错误呢?”我又问。

他告诉我:“那你就要学会宽容啊!你原谅他一次,原谅他两次,我就不信他还会再犯。”

听了他的话,我好像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还是同昨天一样,我很安静、很沉默。

琳妹妹又找了个下课的机会问我:“你会不会原谅他?”

我没有给她准确的答复。而是把昨天与爸爸的对话告诉他了。

她高兴的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你太好了!”

我心里奇怪:“我告诉她我的答案了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