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望远镜爱情流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10:50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认识她,缘于一次看流星。报上说那晚的天空将会出现璀璨流星,年轻人天生好奇,不容我错过这绝好的机会。

果然,美丽的流星匆匆从我的眼前划过。后来,镜头一偏,无意间让我对准了另一幢高楼。对面有户人家的窗帘没有全部拉上,我清晰地看到一对男女正在激烈地争吵。男人很高大,女人则长着一张清秀绝伦的脸,大眼睛里闪烁着绝望的神色。那种绝望宛如刚刚划过的流星闪烁的光辉,我的心不由一愣。

这时,我看见男人动了手。女人捂着脸,慢慢地蹲了下去,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那种无助的柔弱不得不让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忽然抱住了女人,手在她头发上摩挲,最后变成了抚摩。他们开始接吻,男人脱去了女人的衣服,之后,两个人赤裸着相对。

那一夜,我久久难以入眠,脑海里旋转的都是那个女人美好的身体,还有在那个男人淫威下无助的举动。

有一天,我在楼下的花园里遇到了那个女人。她穿着淡雅的服饰,脸色总是冷冷的,眼睛里永远有着一抹绝望,她与我擦身而过。空气里飘荡着法国香水的幽香,这是一个有品位的女人,我知道他们的家庭一定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只是往往这样的家庭都不太幸福。

我原本以为女人的绝望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爱使用暴力的缘故,可是很快我就发现了新的问题。

有一天,我又将镜头对准了对面的高楼。那一次,高个子男人又在同一个女人亲热,但那个女人不是女主人,虽然那女子也有着长长的头发,头发覆盖了脸庞。男主人事毕之后,总是要花大量的时间收拾屋子,让房间里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而且每次“偷腥”完毕,男主人都会送点小礼物给女主人,有时候是一束花、一瓶香水,有时候是一套衣服、一双鞋子,显然是做贼心虚……

一个月过去,我算了算,这个月男人共带了5个不同的女人回家,可是,那个面孔冷冷的女子仿佛一无所知。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中对那名可怜的女子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有一天,鬼使神差,我用高倍数码相机记录下了那个无耻男人的偷情行径。我常常将目光久久流连在对面的房间里,凝视那件挂在衣角处的女士睡衣,凝视那叠得整齐的卧室床褥以及收拾得干净的厨房灶台。我幻想着有一天能走进那里,能和女人生括在一起,安慰她那颗寂寞的心。

一天,看见她走下高楼,我跟了下去。“小姐!”在花园的转角处,我叫住了她,“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接着,我递上那叠照片。她抽了出来,瞄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我又说:“我就住你家对面,你丈夫每月都会带女人回家,我看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不料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我的脸上挨了一个耳光。是她打过来的,她冷冷地说:“你为什么要管别人家里的私事?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知道偷窥人家的私,生活是犯法的!”

我没想到会这样,一片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我低下头低声说:“如果你觉得我不应该这样做,你报警吧,我不会怪你的。只是我想告诉你,我不想人家伤害你。”

她默默地看我一眼,伤心地掩面离去。

就在那一夜,我情不自禁地又走上了阳台。在高倍望远镜下,我看见她将窗帘拉拢,把照片撕碎,然后用打火机化为一片灰烬。仿佛想起了什么,她忽然走到窗帘前,向这边看过来,我躲闪不及,让她看了个一清二楚。她没有恼怒的表情,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她转过身,无声地抽泣起来,狠命刷洗卧室里的床罩床褥,直到人累得跌坐到地上。然后,那个男人又出现了,他在女人的脸上留下一个耳光,在女人的泪脸中,决然地离去。

再一次在楼下遇见女人的时候,她对我说:“来我家吧,我等你。”

10分钟后,我走进了那套早已熟悉的公寓。还是原样的摆设,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说男人出差去了,要一个月后才会回来。她走进卧室换衣服,出来时,穿着薄薄的玫瑰红睡衣,头发长长垂下来,性感得让我呼吸困难。我感觉全身血液往头上冲,喉头顿时紧了起来:“你……你真漂亮。”她淡淡微笑,目光里有挑逗也有鼓励。我的手在裤子口袋里摩挲了一下,终于伸出来,紧紧地用力抱住了她。

等到一切恢复平静,我对她说:“做我的女人吧!我会好好爱你,一生一世。”她没有回答我,低头看去,她早已甜甜地睡去。

一晃半月过去,半月间,我几乎天天走进对面的高楼。那时,我已从骨子深处爱上了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时,老家的父母催我回去相亲,临走的时候,我对她说:“亲爱的,跟他离婚吧,等我回家后说服了父母,便来娶你。”

一个星期后,带着父母同意的喜讯,我又回到了曾经的公寓。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带上望远镜走上阳台。看了看,对面的窗帘拉得紧紧的,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出来。我疾步爬上对面的高楼,按响了门铃。我想,即使开门的是她的丈夫,我也会不顾一切地要带她离开。

门铃空洞地回响,没人回应,一个邻居出来扔垃圾,说:“你找住这里的人吗?他们前几天已经搬走了。”

我不知出了什么事,去楼下询问门卫,门卫查了查说:“房子是出租的,租房子的是一个女人。不过,他们的关系并不如你所说的是夫妻,他们只是同居。”

难道短短的时间她又有了新欢?我的眼前天旋地转。

回到家,我颓丧地坐在沙发上,将一枚精巧的钻戒扔进抽屉,泪水终于爬满了脸腮。

3个月后,我收到了一封信。信是她写来的,信上写着:“今生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虽然和你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短暂,却让我第一次知道了作为一个女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幸福。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你,选择了那个现在已经成为我丈夫的男人。他不停地带女人回家,这些我全部知道,因为他以为是我生不出孩子。可是现在,我怀孕了。我带着的孩子,嫁给了他……我爱他,正如你爱我一样。对不起,原谅我。答应我,好好过。”

那一夜我哭了。我走上高台,又看见了流星。我们的相识,缘于看流星。而这段爱情,也如流星一样,虽美丽,却过早地夭折。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