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5岁老挝女孩被卖3次流落南京

发布时间:2020-06-30 15:26:17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老挝女孩非常想回家。

南京救助站社工何春兰安慰老挝女孩(左)。

5月31日,南京救助站收留了一名特殊的流浪人员。她的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眼神充满惊恐,嘴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

这个女孩叫什么,年龄多大,来自哪里,又为什么会流落到南京?为了弄清女孩的身世和遭遇,先要听得懂她的语言。社工们多方联系,依靠南师大越南留学生发现线索,最终找到“白苗”语言的翻译,让这个年仅15岁的老挝女孩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都说南京是座温润的城市,又一个温润故事是关于“白苗”女孩的

女孩流落街头,方言绕晕社工

姓名:不详 籍贯:不详

住址:不详 年龄:28(目测)

文化程度:不会写字 语言:没人听懂

身体状况:衣服破旧,似乎饿了好几顿

精神状态:恐惧不安,但回乡欲望强烈

听到白苗语,她握着电话哭泣

姓名:熊宗(音译) 国籍:老挝

住址:乌多姆塞省苗寨 年龄:15

文化程度:不会写字 语言:白苗语

身体状况:经社工特别照顾,逐渐恢复

精神状态:听到家乡的语言,激动落泪

今年5月末,南京警方接到举报,称有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在桥北附近徘徊,精神涣散且有自杀倾向。

民警立刻出动,但当找到女孩时却发现,她不会说汉语,更不会写字。手舞足蹈了半天,无奈的民警最终把女孩移送到南京市救助管理站。

昨天,救助站社工何春兰向扬子晚报记者描述了刚看到女孩时的印象,“她的衣服很破皮肤黝黑,眼睛里也充满了害怕、惊恐和不安。不过看到食物的时候,她立刻吃了起来,似乎已经饿了好几顿。”

吃完饭,女孩不停地向大家诉说着什么,但社工和警察一样,听不懂一个字。给女孩递上笔,她也写不出字。

无奈之下,社工只能在收容表格上填上“姓名不详”“籍贯不详”“家庭地址不详”等字样。而年龄,根据大家的目测,填的是“28岁”。

为了安抚女孩的情绪,何春兰帮她安排了一个单间,又帮她洗澡梳头换衣服。

在工作人员的特别照顾下。女孩的恐惧逐渐消失,但无法用手势表达意愿的她,却越来越沉默,眼神也变得绝望。

女孩这种情况,何春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个女孩和其他被救助的对象不一样,她是一个正常人,想回到亲人身边,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流落他乡。”

为了尽早帮助女孩回家,社工们开始了一波三折的“寻找翻译”历程。

刚开始,何春兰通过南京市政协,找到些少数民族来辨音。土家族、白族、布依族……试了一圈,依然没人听得懂。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救助站里一位云南籍求助者说,她觉得女孩的语言很像云南靠近越南一带的苗语,何春兰立刻找到了在南师大留学的越南学生郑英明兄弟。

起初郑英明兄弟拒绝提供帮助,在何春兰不断的沟通和解释下,越南兄弟终于决定帮助可能是同胞的女孩。然而,当郑英明兄弟见到女孩时,依然是一句也听不懂。

就在何春兰带着越南兄弟离开时,他们听到女孩喊出一个地名:赫蒙(音译)。兄弟俩告诉何春兰,这是越南苗族人常说的一个地名。于是,何春兰请越南兄弟用电脑搜索当地的语言放出来听,女孩激动地哭了起来!

转眼到7月初,救助站里来了名叫石淞溢的侗族学生,她通过苗族的同学,辗转联系到了贵州大学研究苗语,也是苗族人的张晓教授。

张晓教授只能听懂女孩的一部分语言,但已经让女孩抱着电话落泪了。张晓教授立刻找来了来自老挝,精通中文、苗语和老挝语的留学生赛木安。赛木安和女孩的沟通,完全没有障碍。至此真相大白,女孩叫熊宗(音译),今年才15岁,来自老挝乌多姆塞省的苗族山寨,语言为“白苗语”。(记者 韩飞 实习生 周菁 徐睿)

(来源:扬子晚报)

伟哥价格

希爱力双效片有没有副作用

健康的减肥方法

印度双效希爱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