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2P网贷跑路乱象不会再长久了

发布时间:2021-01-07 15:45:11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23日表示,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是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基本要求,人民银行正和相关金融监管部门一道,尽快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政策框架,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政策协调。

而在3天前,中国银监会宣布进行机构调整,此次新设立了普惠金融工作部,融资性担保机构、网贷、小贷等被划归至该部门监管协调。业内人士纷纷感叹:“有妈管了。”

不过就目前而言,P2P网贷平台老板跑路的新闻还是不断。乱象不再,或许只能借以时日。

吹风

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框架正在完善

潘功胜在国新办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对于提高中国金融体系的普惠性和包容性的水平,提高金融交易的效率,降低金融交易的成本,引导民间金融更加规范化发展等方面,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表明中国当前经济发展还有很大的金融服务需求,而我们的传统银行业还不能完全满足这些需求。”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认为,互联网金融推动传统银行业要加快创新,改善服务的手段、方式,更好地满足老百姓的需要。

“互联网金融也是金融,既然是一种金融活动,就可能会产生金融风险。”王兆星说,监管部门一方面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促进银行业加快改革和创新,改善金融服务;另一方面,也要高度关注互联网金融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在资本、流动性以及信息公开等方面加强规范。

潘功胜介绍,人民银行牵头,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相关部门一道,制定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按照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的原则,建立和完善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框架,科学地界定各种业态的业务边界和准入条件,落实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相互分工和责任。同时,明确底线,保护合法经营,打击违法和违规经营。

“下一步,人民银行和相关金融监管部门一道,将会尽快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政策框架,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政策协调,保证和促进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健康、良性的发展。”潘功胜说。

网贷小贷监管花落银监会普惠金融部

20日下午,银监会宣布进行机构调整,这是银监会自2003年成立以来的首次架构大调整。引发最多热议的是,此次新设立了普惠金融工作部,而融资性担保机构、网贷、小贷等被划归至该部门监管协调。业内人士纷纷感叹:“有妈管了。”

在此次银监会架构调整中,原有的27个部门被分拆合并成23个部门。民营银行被纳入城商行序列监管,而风险问题频现的P2P网贷平台,则由新成立的普惠金融工作部负责管理。

P2P第三方平台网贷天眼副总裁袁涛表示,从银监会创新业务部到普惠金融工作部,这对P2P监管来说是一个确认监管职能的过程,随后配套监管政策有望徐徐展开,这对行业是个利好。

袁涛说,普惠金融一是指银行等金融机构无法覆盖的一些群体的金融服务问题,二是指银行等觉得风险高不愿意做的一些业务。这实际上也是给归属普惠金融部监管的网贷、小贷等行业立下的指向性定位。

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P2P监管花落普惠金融工作部,说明监管层认为网贷平台更宜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农村普惠金融问题。那么,对于“亿元大标”、房地产项目、股票配资、连接二级市场等网贷平台业务的容忍度是否下降,尚不得而知。

像网贷业内人士一样,南京市众联小微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嵇少峰亦在朋友圈感叹,“(小贷公司)总算是有娘的孩子了。”他表示,以前小贷公司由各省金融办监管,现在归属普惠金融工作部总牵头,以后或许能更好为小贷行业争取优惠政策。

不过,嵇少峰同时分析称,将小贷划分至普惠金融,这说明还是和传统金融机构有区别,而“身份不明”的小贷公司一直希望被认定为金融机构,“有人管”之后到底会带来什么监管效果,还有待观察。

大公国际公布P2P黑名单

预警

互联网金融刚刚找到了“家长”—并入银监会普惠金融工作部进行监管,国内一家老牌的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就给了其“一记闷棍”。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属的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21日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公布了266个互联网金融网贷平台黑名单和676个预警名单。这是针对我国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的首份黑名单及预警名单。

在大公公布的网贷平台预警名单中,广东占133家,上海有57家,北京也有47家。其中,上海名单尤为引人瞩目,因其第一个罗列的平台就是有银行系、上市公司双重背景的老平台陆金所。对此,大公相关负责人表示“大不代表好,大不代表安全”,却没有任何的数据支撑公布。而陆金所则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大公认为,被列入预警名单的平台和债项均不同程度存在以下问题: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全面,债务偿还能力存在比较严重问题,经营管理存在重大风险严重影响存续能力,偿债能力或信用风险水平严重恶化可能发生短期债务违约或引发重大流动性风险,存在虚假担保等严重欺诈行为,发生其他重大信用风险事件等。

名单发布后,市场的声讨声更加激烈。随后,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和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先后发声。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发表声明称,调研发现,出于合规性考虑,大部分网贷平台仅公布借款人的部分重要信息,外部机构如需评价债务人的偿债能力,需要在获得债务人授权的前提下补充其他信息。

P2P一天之内连跑7家

现状

虽然监管部门已经明确,但是就目前而言,P2P行业无法提现、无法登录、老板跑路的新闻还是不断。据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份仅广东省就出现11家问题P2P平台,而全年跑路平台已达50家。

对于P2P再现跑路潮,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告诉记者,除了平台运作本身存在问题,近期股市的上扬导致大量资金抽离P2P平台,以及投资者对于平台信心的动摇是近期平台出事的主要原因。

“因受经济大环境影响,涌金贷线下业务大规模逾期,两个月以来,涌金贷每天净支付超100万元,已筹资补仓近2000万元,提现率超85%以上,超出了涌金贷预期承受能力,这是我们涌金贷人不愿意看到的,给各位涌金贷忠实的投资者带来了困惑。”去年12月24日,浙江平台涌金贷一则公告再度在P2P投资者圈中泼了一桶冷水。同一天在网贷之家的网站上,被投资者爆出的问题平台还有两家。而此前一天,12月23日,广东就出现银通贷和金豪利限制提现;同一天,山东P2P平台美嘉创投、金泰财富亦出现提现问题。事实上,一天4家平台出现危机并非高峰,12月16日,被爆出事的平台高达7家。

去年12月23日,金豪利发布公告限制提现;另一家平台银通贷则公布了授权委托书,委托律师团队处理投资者代偿事宜。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23日,金豪利总成交量3.87亿元,待收本息共计8084.65万元。而银通贷的资金规模更大,截至去年12月23日,银通贷总成交量高达22.7亿元,待收本息共计3.98亿元(网上可以查到的业务)。坊间传闻称,加上基金部分,银通贷待收金额或超5亿元。

记者从银贷通投资者群上获悉,目前平台对投资者采取了不同的处理方式:与大户在深圳现场签订协议,将分三个时间段处理问题;对于金额较小的投资者,目前则仅能依照平台公告规定—24日以后用余额须续投95%,方可提现5%。“大家都不愿意提现,这不是摆明认栽吗?”

里外贷超40%收益率成泡影

22日,高息P2P网贷平台里外贷人员在多个投资群中宣布,因为借款人联系不到,未还款,平台已经无力垫付,里外贷将暂停一切业务。

业内数据显示,目前里外贷贷款余额在8亿元以上。业内人士表示,里外贷标的收益率长期高达40%以上,能承受如此高利息借款的企业极少,平台很有可能涉及自融或庞氏骗局。

里外贷是业内知名的高息P2P网贷平台,2013年5月正式上线运营,由北京众旺易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运营,注册资金1000万元。记者从里外贷官网了解到,该平台多个投资标的年利率接近或超过40%,多款项目借款年利率达45.2%。

“里外贷这种高息P2P平台,自融的可能性占50%以上。”新联在线联合创始人、总经理许世明表示。其分析称,如果需要给投资者高达40%的收益,还要加上平台的各项费用,借款者的利息成本的负担应该更高,“没有一个平台能真正承担这么高的收益,又能保证投资者风险较小。”

许世明认为,类似高息平台很可能根本不是以还款为最终目的,而是以自融不还款为最终目的,另一个可能性是直接将线下的高利贷放到线上做一个风险转移。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徐北则表示,业内消息称,里外贷融资后,资金大多流向山东二线城市的地产项目,此次资金危机可能源自于其房地产资金崩盘。

徐北分析称,不少高息平台都难免陷入自融的“庞氏骗局”,网贷平台用从网上融到的资金给自己的企业或关联企业“输血”。投资人在网上看到的标的其实只是一种假象,所谓的公司借款可能只是自己编造一个企业或者壳公司,最终资金用途无法确定和监管。

深圳也有网贷平台老板跑路

“听说过网贷平台资金链断裂、投资者的钱打水漂的事,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深圳市民朱女士的丈夫在网贷平台天之源贷投了100多万元,但从1月初开始,他们发现取不出钱了。该公司11日还发布过“名下实业属高新技术企业,去年研制出世界级的发明,会在2015年产生大幅效益”的公告,但投资者已无法联系到该公司。

朱女士告诉记者,去年9月底,她的丈夫开始投资天之源贷,目前陆续投入共100多万元。投资分为多种模式,有每个月取现的,也有每隔三个月、半年取一次钱的,但从今年1月初开始,许多投资人都发现,原本可正常取现的时间,却无法取出现金了。

朱女士说,他们和很多投资者跑到公司去,发现已人去楼空,客服电话也打不通。多名受害者组成了维权群,朱女士介绍,目前维权群收集的投资人明细表显示,被套无法提现的金额已高达3000多万元,朱女士投资的100多万元是数额较大的。

记者登录天之源贷网站,拨打网站上的两个客服电话,均无法接通,网站上的发标预告则停留在1月10日。

网站公告显示,天之源贷自2013年11月运营上线至今,总交易额4亿多元,注册人数近6000人,共有近3000人在平台投资,“待收人数”则有1200多人,天之源贷平台贡献了近4000万元收益(利息约2100万元,各种奖励约1830万元),人均收益为1万多元。不过,受席卷全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浪潮影响,加之大量平台倒闭,引起投资人群体恐慌,集体大量撤资。公告中保证,会加大线下催收力度,提前催回部分借款,以保证平台资金不断回笼。

本报综合新华社、金陵晚报、北京商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报道(请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索酬)

重庆市治疗银屑病哪家医院专业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白癜风患者有压力就不好治愈 真的是这样吗

早孕有哪些常见症状反应

天津看男科哪个医院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牛皮癣患者调整心态有助于疾病的康复

上海做四维彩超对胎儿有影响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