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1111113-【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3:21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明朝末年,在秦淮河畔一带,灯火明亮。河边一间被人租赁的房屋里,频频传出笑声!

只见屋子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酒席上却只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做林暮羽,风流潇洒,是一落魄文人,女的唤做苏若怜,美艳绝伦,竟是一青楼歌妓!

今晚月色正浓,才子佳人共度一室、把酒言欢,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场景。而这种场景竟真实的映入世人的眼帘,不由得羡煞旁人。

酒桌上,林暮羽替苏若怜斟了一杯酒:“娘子,你看,今晚月色真美。不过再美的月色和娘子的容貌相比,那也只能是绿叶配红花。我林某人能娶到娘子,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苏若怜‘哧哧’地笑了起来,真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郎君莫要如此言语,妾身能嫁给郎君才是妾身的造化。”

苏若怜天生丽质不假,可生来命运不济,她很小就被父母卖进青楼!今年方二十,多年来不知经历了多少王公贵族,却无一人中其意。直到遇到了风流俊朗的林暮羽才彻底打开了她的心扉,她不计较林暮羽的落魄境况,甘愿自己出钱从良,委身于林暮羽。

好在苏若怜在青楼卖艺多年,攒下了很多钱。从良之后,并不显窘迫,还在附近租赁了一间宽敞的房屋,打算和林暮羽长相厮守。

林暮羽自是喜不胜收,才子配佳人,天造地设、举世无双,本是一段喜结良缘的美事。不过谁又能想到,林暮羽的心却不在苏若怜的身上,他更关心的只是苏若怜的积蓄,这可真是人心似海、难以琢磨。可怜的苏若怜一味沉溺在甜蜜的爱情中,从未注意到这一点!只听此时林暮羽试探性地问道:“娘子,你从院门出来之后,可有遗漏什么事物?莫不要便宜了那老鸨。”

苏若怜又‘格格’地笑了两声:“郎君多虑了,哪有遗漏什么?妾身所有积蓄全都装在这箱子里呢!”说着指了指屋子角落一个铁箱。

林暮羽道:“这我就放心了。”

苏若怜说:“郎君尽管放宽心,妾身从今以后就是郎君的人了,这些财物自然也是郎君的。”

林暮羽喜道:“娘子待我真是情深似海,我敬娘子一杯。”

苏若怜当仁不让地喝下了这杯酒,顷刻间渐觉醉意。苏若怜微红的脸颊带上妩媚的笑容,就像是百花开放一般绚烂。

不过林暮羽却没有兴趣欣赏他娘子的美,他更关心的是药性发作了没有!

苏若怜半带醉意道:“郎君,妾身已感困倦,不如早些歇息?”

林暮羽道:“不急、不急,再坐一会。”

勉强坐了一会,苏若怜突然间感到肚子很痛,痛得她捂着肚子:“郎君,妾身突感肚腹如刀绞一般,莫不是这食物不干净?”

林暮羽冷笑了一声,苏若怜不安地问:“郎君笑什么?”

林暮羽道:“娘子误会了,不是这食物不干净,而是娘子的酒杯不干净。因为我在里面下了药!”

苏若怜惊问:“郎君下了什么药?”

林暮羽面无表情地说:“毒药!”

苏若怜惊出一身冷汗,瞬间就像从美梦里突然掉进恶梦一样:“郎君这是为何?”

就在这时,屋子的门打开了,一个同样美貌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她走到林暮羽的身边,林暮羽深情脉脉地看着这女子!这女子指着苏若怜道:“好一个不知羞,这郎君也是你叫的吗!他不是你郎君,他是我的郎君。”说完在林暮羽身上撒娇。

林暮羽对这女子说道:“让你久等了。”

这女子微嗔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让奴家在门外尽听你们在屋里打情骂俏,真是气死我了。”

看到这一幕,苏若怜刹时喷出一口鲜血,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知道这女子是谁,这女子叫方悦兰,也和她一样是青楼的歌妓。此刻她明白,她已经陷入了一个卑鄙的陷进里,她肯定活不成了!不过这并不是让她最痛苦的,最痛苦的就是自己认错了人,找了一个白眼狼做自己的夫君。想不到自己孤苦一生,竟是如此一个结局,她不甘心,只听她痛苦地指着林暮羽:“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如此害我,为什么、为什么?”

林暮羽道:“已经没有为什么了!对不起,我中意的不是你,而是小兰,我之所以接近你,也是为了你的钱!怪只能怪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苏若怜喝下去的毒药很烈,不一会她就倒在地上,只见她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地爬向林暮羽,美丽的容颜顷刻间变得骇人之极,就像来索命的厉鬼。方悦兰直吓得大叫,就连林暮羽也不免心惊,吓得连连后退!

苏若怜边爬边用尽力气叫道,那叫声凄厉吓人:“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话刚一完,苏若怜就咽下最后一口气。她的头无力地垂在地上,双眼圆圆地睁着,两手张开死死地抓着地板,那无穷的怨念直逼人心魄。方悦兰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看这一幕,她躲在林暮羽怀里,紧张地问道:“她死了吗,她死了吗?”

林暮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死了、死了。”

这时,窗外皎洁的月亮忽然被乌云所遮盖,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

……

现代都市里的夜晚里,正是夜生活的大好时节,灯红酒绿、高歌亢奋,红男绿女们尽情释放着过余的精力。

不过一幢小区里一间豪华的住宅中,美丽年轻的叶芸却静静地坐在屋里长吁短叹,与外面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和她丈夫张子岩结婚已快有一年了,这一年来张子岩待她极好,她过得幸福甜蜜,感觉就像上了天堂。可随着时光流转,她却发现她丈夫越来越不对劲,他丈夫晚上下班经常会找借口不回家,就算偶尔回家也不爱搭理自己。让叶芸心寒的是,她感觉到了张子岩有外遇,多少次她从张子岩的衣服上发现陌生的长长的发丝,还能闻到他身上不属于叶芸的香水味。女人向来对这种事最敏感,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第三者是谁,但从各种证据上看,她已经断定张子岩出轨了。

在她发现丈夫有外遇的那一刻,她险些崩溃了,没想到这种事也会轮到她的身上!她愤怒的想到离婚,可是她冷静的一想,如果离婚的话,那财产问题就难办了,最要命的是自己得不偿失啊!

在叶芸小的时候,她父母就成功的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后来她大学毕业之后,也就在自家的公司工作。可在三年前她父母却因为一场车祸不幸双双去世,悲痛之余的她只好扛起担子,继续经营着这家公司。好在叶芸很有经商头脑,公司越做越强。她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强人,最让人羡慕的是,她同时也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所以优秀的追求者络绎不绝,不过都没有入她眼的。后来在机缘巧合之际,她遇上了张子岩。张子岩的气质与修养深深折服了她,她很快爱上了张子岩!两人也顺利结婚。

新婚初期,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候,那时张子岩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就像掉进了蜜罐里一样。张子岩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然有很高的文凭和能力,可是身世毕竟很可怜。这也让同样失去父母的叶芸感到同病相怜,于是她很大方地回馈张子岩,不仅让他担任自家公司的总经理,而且还给了他公司五成的股份,也就是说,从今往后公司有一半就是张子岩的!

新婚初期的叶芸并不后悔这一决定,可现在发现丈夫有外遇,她才感到无比的后悔。一旦和丈夫离婚的话,那她家人苦心经营的公司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所以她选择了隐忍,对于丈夫出轨之事睁只眼闭只眼,可不知这一忍又要到什么时候。

这一晚,他丈夫虽然回家了,不过回来的很晚,而张子岩回家后,对于屋里的妻子只是淡淡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就去睡觉了。叶芸感慨自己的命运,不由得长吁短叹!

第二天,张子岩早早起床就驾车去公司上班了,而叶芸起得比较晚。自从她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了张子岩,她就不太打理公司的事,只是沉溺在甜蜜的婚姻生活中。所以她虽挂着董事长的名头,可公司里的员工都明白,现在的公司根本就是总经理在负责。

叶芸去不去公司上班也显得不太重要,她也只是有时间去公司走走,更多时候是去学美容、化妆,做一些女性喜欢做的事。

他们夫妻都是各自驾驶自己的车,她今天起床后,也驾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脑子里想着重重的心事。

忽然间,她开车经过一家算命的店铺。叶芸从小就不相信这些算命的,她认为这些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她也从不关注这些。可现在也许是自己的命运不济,她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自己的事,现在多少对这些产生兴趣。此刻她更是心痒难忍,只想算上一卦。这样想着,她把车停好,走进店铺。

那店铺的主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浑身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因为她算命算得很准,大家都叫她神婆。

叶芸一走进店里就觉得这神婆似曾相识,不知什么时候见过?不过她没有多想,只是急切地说道:“帮我算一卦!”

神婆问:“你想算什么?”

“算未来的运势还有感情。”

“好吧,你先烧一炷香。”说完神婆拿出一炷红色的细香用火点着,让叶芸对着一尊神像虔诚地拜了三拜,然后插在香炉里。

叶芸照着神婆的吩咐做完之后,神婆让她坐在凳子上。之后神婆的眼睛盯着香看了一会,然后‘哎’的叹了一口气!叶芸紧张地问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叹气?”

神婆道:“从香上看来,你的命运多舛,感情也不顺。这样吧,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接着神婆就把小说开头出现的那一幕故事给叶芸讲了一遍。

叶芸听完后直感到莫名其妙,她为什么给我讲这么一个故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叶芸持着这种疑问顺势问神婆。

神婆缓缓道:“你好好想一想,你现在的情况和这故事有多相似!”

不想则已,叶芸细细一想,不觉头冒冷汗。故事是讲一个落魄文人骗取一个青楼女子的感情,然后这落魄文人又伙同另外一个青楼女子对其谋财害命。故事里的林暮羽之所以接近苏若怜,是因为苏若怜的财物。而自己现在果然和故事里苏若怜的命运极其相似,她自己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这服装公司就相当于苏若怜那箱财宝。难道张子岩接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财物?再想到现在张子岩有了外遇,简直就是故事里的林暮羽,因为林暮羽也另有一个情人方悦兰。难道张子岩也会像林暮羽一样杀了自己?想到这里,叶芸不敢再想下去。

秦时明月无限元宝版

作妖计破解版无限内购

300大作战qq登录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