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惠普无谓分拆定位是清晰了但前景不容乐观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4:24 阅读: 来源:分散机厂家

从传闻变成事实,仅隔了一天的时间,惠普终于拆分了自己,即将当前的惠普公司分拆为一家主营PC和打印机业务的“惠普公司”(HP Inc)和一家主营企业硬件和服务业务的 “惠普企业”(Hewlett-Packard Enterprise),分拆后的新“惠普公司”仍采用当前Logo。

尽管业内(包括惠普自己)都对为何分拆惠普及分拆后给惠普带来的好处做了诸多的评论和解释,但我们认为分拆给惠普带来最大,也是最立竿见影好处就是通过分拆,惠普向业内和投资人澄清了这些年始终令它们困惑的惠普公司的定位问题,即惠普究竟是一家消费属性更强的PC企业,还是企业级属性更强的面向企业的公司。当然,惠普还借此增大了裁员规模。那么除此之外,分拆是否可以给惠普带来业绩的实际改善和提升?

先来看看分拆之后的主营PC和打印机业务的惠普公司。众所周知,PC产业早已经度过了增长期,尽管进入到今年,由于微软对于之前Windows XP停止支持及平板电脑对于PC冲击的减缓让PC市场出现了止跌或者跌幅减少的势头。但恢复增长仍需要时间,也就是说短期内,PC产业本身将很难为惠普的PC业务提供较大的增长机会。此外,从PC产业出现的形态多样化(例如平板/PC合一的混合本)的竞争看,惠普的表现也不如抢走自己昔日PC冠军宝座的联想,也就是说,从PC产业竞争的角度看,惠普PC要想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也相当困难。所以我们认为,惠普PC业务在未来会依然处在小幅增长或者下跌的状态(因整体PC产业的增长或者降低而定)。

同样,属于分拆后惠普公司的打印机业务,虽然说在此产业中惠普已经鲜有对手,但由于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减少了市场对于打印的需求,这个产业只会逐渐萎缩,这从惠普打印机业务自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一直处在滞胀状态可见端倪。而进入今年,惠普打印机业务营收更是连续出现了两个季度4%左右的下滑。至于所谓的3D打印,虽然业内认为这可能是打印机产业新的机会和增长点,但乐观的分析认为,到2025年,3D打印机的市场规模也就是在40亿美元左右,而之前来自英国设计博物馆最近与民意调查机构 Ipsos MORI 的一项关于“公众对3D打印及制造业的未来的认知”的调查显示,由于科学技术宣传在大众媒介方面的覆盖程度不高,71%的被访者表示几乎没有听说过3D打印。由此可见,惠普要让3D打印短期内改善自己日渐走低的打印机业务,甚至成为整个新惠普公司营收和利润的新增长点并不现实。

面对上述新惠普公司PC和打印机业务增长无方,有业内建议惠普应重新进入移动互联网市场(例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事实上,惠普已经向市场推出了数款平板电脑,但其无论在市场份额还是营收上均未在业内和惠普内部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至于智能手机,在出售之前并购来的Palm的WebOS给LG之后,今年惠普发布了被业内认为是其重返智能手机市场的两款基于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Slate6和Slate7,并主打印度市场,但不幸的是,这两款手机发布后不久就降价出售,对此,有评论认为,在抛弃webOS之后,惠普移动战略和人才队伍遭遇重挫,而从两款平板手机看,其产品研发能力,很难和老牌手机大厂,以及正在争相进入手机和平板领域的其他电脑大厂(比如联想、华硕)相抗衡。更为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均已错过高速增长期,其增长重心正在转向低价为主的新兴市场,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这些市场,中国的“中华小酷联”、摩托罗拉(将并入联想)、微软Lumia等品牌和厂商云集,惠普何以脱颖而出?

再看拆分之后的惠普企业,虽然其利用IBM出售X86服务器业务之际抢夺了部分原IBM的客户,并在上个季度的服务器市场营收超越了IBM成为第一,但随着联想近日对于IBM X86服务器业务并购的完成,其传统和占有优势地位的工业标准服务器业务在未来势必受到联想强劲的挑战。联想在PC市场借助低价和规模优势超越惠普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在目前惠普占据第一的X86服务器市场重演?毕竟硬件(服务器、存储等)仍是惠普企业的根基。

不过更大的挑战还在于惠普企业如何改变与对手相比大而不强的现状。据统计,拆分后的惠普企业虽然营收上仍能与IBM、Oracle、EMC等竞争,但在利润率上却远不如对手。例如惠普企业的利润率在10%左右,相比之下,Oracle的利润率高达40%;IBM为20%;EMC为17%。这意味着惠普企业未来仍需面临要规模还是要利润的选择及挑战。其实不要说和企业级的竞争对手比,就是和分拆后的自己惠普公司相比,惠普企业的利润率也不高。例如过去的财年,惠普公司(PC和打印机业务)的利润率为9.4%,与其10.2%的利润率相比相差不到一个百分点。另外,从增长的角度看,惠普企业比业内不看好的惠普公司也好不了哪儿去。例如在上个季度,隶属分拆后惠普企业的网络、工业标准服务器、企业关键系统、存储、技术服务、企业服务、软件、金融服务等业务,除了行业标准服务器外,其他业务的营收均处在同比下滑状态。由此看,被业内和惠普自己看好的惠普企业未来的发展并不乐观,这恐怕也是为何分拆之后,惠普董事长、总裁兼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要亲自执掌惠普企业CEO帅印的主要原因。

当然,我们在此并非说惠普企业业务全无竞争力。自惠特曼担任惠普CEO以来,惠普的企业业务已经推出了多款创新产品,包括Moonshot服务器、集成3PAR的数据存储系统和Helion开放云计算架构等,且在业内和市场获得了好评。只是在分拆之后如何提高规模或者利润率将变得更为迫切,毕竟惠普此次分拆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倾向于有利可图和具备增长潜力的企业市场,而在这一市场,利润率高低背后所衡量的是企业创新及提供附加值的能力。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惠普分拆,更多在于为之前定位模糊且饱受业内诟病的惠普正名(给业内清晰的定位),但之前惠普面临的选择和挑战依旧存在。而鉴于之前惠特曼反对前任CEO李艾科分拆的供应链优势犹存,且此次分拆短期内难有实际成效,惠普能否创造出1+1(惠普公司和惠普企业)大于1(原有惠普)的结果仍存变数。这也让此次分拆露出一些无谓的成分。

Python接口自动化测试框架设计

react+typescript学习

spring boot开发

相关阅读